第三十四章 昆仑秘法,令人敬畏!(二连更)

????【不死魔将·驭兽的恶魂】

????【以秘仪化身为蟠榕不死木眷族的野兽,那蜕变完全的灵魂】

????【一个缠绕着无数诅咒怨念的兽性恶魂】

????【使用后可以增加肉体的力量和耐力,可以增加肌肉的坚韧程度】

????【也能通过灵性煅烧,化作‘号召群兽’的附魔,附着在所有装备道具上】

????【许多魔将都在最初犹豫过是否转生为神木之裔,但魔将·驭兽从未犹豫过,那正是它期待的未来】

????【自幼被父母抛弃的双腿残疾者,与动物对话并生存下来的男孩,究竟是人类的社会抛弃了它,还是它抛弃了人类?】

????【不死的皇帝,给予它选择的权利】

????“没有爆出技能啊。”

????当苏昼一马当先,带着一群如同梦游般的队友回到营地时,他已经看完了魔将驭兽的恶魂信息,随口吐槽道:“原本还以为能多出一个可以和鱼说话,可以和野兽说话的能力的……看来成为超级英雄没那么容易。”

????营地城墙上,留守的威宗师早就做好了前去营救者可能会少上那么十几个人,甚至自己的老朋友也会是这十几个人之中的心理准备……但他却没想到,归来的队伍居然是如此的其乐融融,茫然懵逼中带着一丝喜悦。

????“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”

????威烈算是当初驻守堡垒的三位宗师中,战阵经验最多的一位,他远远看着完整无缺的一行人回来时,不禁高声道:“苏宗师,难不成你没被包围吗?”

????“他们被我包围啦!”

????“……?”

????很显然,异界近现代真气朋克武侠画风的本地人,是听不懂苏昼习惯在网络时代所用的烂梗的,但不管怎么说,大家能全须全尾的回来就是好事一件。

????等到三位宗师在营地中心的议事大帐会面时,苏昼已经从李道然口中,知晓韩宗师便是潜伏的内奸,并且已经毫不反抗的授首这一事的来龙去脉

????“一生都在反抗魔军,结果苍老之时却被不死诱惑而变节……自古英雄怕迟暮,不许人间见白头。”

????在太白火山堡垒的中心大帐内,百家义军太白堡垒的高层都在这里集结,哪怕心中早有预感,听闻此事的苏昼也忍不住叹息一声:“虽然对我来说,他死的好,死的大快我心,甚至死的太干脆——但单凭这件事也能看出来,倘若灭度之刃再不铸就,团结抗争数十年的百家义军说不定真的会分崩离析。”

????“的确如此。”低沉的声音响起,这位正在保养长弓的威烈宗师在一旁低声回复,语气中带着萧瑟无奈:“虽然表面看上去,我等百家仍然占据优势,将魔军大部压制在南江另一侧,但是近些年来,高端武力方面,魔潮已经再次追了上来……更不用说愈发频繁的叛变现象了。”

????“如果不能在十年内解决掉魔潮,哪怕是魔帝和国师二贼没有晋升先天,百家也会自我崩溃——被人心的欲望,对不死的渴求击溃。”

????他的语气平静,似乎并没有因为老友的死而影响到心态,但苏昼也看得出来,他的面色相较于当初初见之时苍老的不止一分,即便是刚才因为所有人都无损伤而开心了一会,也不改他现在压抑的心。

????“苏宗师……虽然很无耻,但是这次守护神兵的任务,看来大头要担负在你身上了。”

????相比起威烈,李道然的表情稍微好一些,还能勉强挤出一点笑意:“赤地,驭兽皆授首,猎生独自一将是不可能的攻破堡垒的,除非魔军还来增援,否则神兵铸就成功便已成定局——可倘若来了其他魔将,我与威烈恐怕只能辅助你,以你为中心来防守。”

????“没问题。”苏昼简直就没有任何思考便答应——他现在本来就已经是这群人中的最强者,难不成还谦虚拒绝不成?

????不过他还是兴致勃勃的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:“对了对了,那个,灭度之刃铸就后,能不能让我也摸一下啊?就拿一下,试试!”

????“这自然是没问题的。”闻言,李道然不禁哑然失笑,显然是没想到苏昼的要求这么简单:“说真的,如果有必要的话,你拿着它去战斗也没没关系啊。”

????事到如今,已经无人会怀疑苏昼是不是魔朝派来的奸细……手刃双魔将,从头到尾也没有做出任何危害神兵的事情,甚至可以说,没有苏昼的话,现在的堡垒说不定已经被攻破。

????这样的兴趣使然前来助拳的昆仑山友人,只要他愿意跟着百家一起杀魔帝,那想要玩玩神兵怎么了?这要求过分吗?不过分!

????“魔兵肯定是会增援的——不过我们的增援也快到了,而在魔军的增援到来前,它们肯定是不敢主动进攻的。”

????此时,柳夕照因为是韩宗师的师侄女,如今已经被带去调查问询……当然,是温和的那种,对此,周不易显然也有点压抑:“韩师何至于此……唉,我一个寿命还很长的年轻人,或许真的无法理解他的想法吧……”

????韩孝骞也是周不易的老师之一,曾经教导过他如何调理运气,为自己煎熬药物,处理各种伤口,关系算是相当不错。

????而谈完这些零碎小事后,便是探讨正事,接下来如何布防的计划时间。

????苏昼没有心思加入这种讨论,于是便找了个‘我不是百家成员,应该避嫌’这种不是理由的理由暂时告退,而周不易在苏昼临走前,又塞给了他一个匣子。

????“匣内是一颗灵参——我知道你最近在找山参服用,但是要说效果最好,还是灵植化的灵参最有益内气修行,万万不要拒绝。”

????虽然苏昼并没有推辞的打算,但是周不易这位知书达理的好人还是依照正国传统继续道:“灵植这种东西,我们这些普通人害怕木气侵蚀,不炼成丹药不敢服用,而营地中唯一会炼制丹药的……就是韩师了。思来想去,这灵植还是交给苏兄弟你最合适。”

????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苏昼很自然的接过周不易手中的匣子,他大大方方的笑道:“等着吧不易兄,等会我就给你们一个惊喜!”

????“那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。”周不易笑着点点头,很显然,他并没有猜出苏昼打算怎么给他们惊喜。

????然后,在苏昼回到他自己帐篷后的第二十分钟,震惊的周不易就明白,那所谓的‘惊喜’究竟是什么了。

????“这也太惊喜了吧……”站在大帐的门口,他不禁举起手,按在额头处,遮挡住远远传来的灵光,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冷静下来,周不易喃喃道:“这是,这是……”

????能看见,有青紫色的大风正在营地边缘处席卷。

????狂暴的灵气,化作数百米高的龙卷,呼啸着卷动周围的天地元气,整个太白火山要塞之内,所有的武者,甚至是在火山内部维持气锻之法的大宗师都不禁侧目,看向灵气的世界中,那骤然掀起的惊涛骇浪!

????异象只持续数秒,巨大的灵气龙卷便消散一空,但是整个营地所有人,哪怕就是武功最低者,都很清晰的明白这究竟代表着什么。

????“这是,后天圆满,大宗师之境……距离先天,只有一步之遥!”

????遥望帐外,李道然现在感觉自己一天恐怕是震惊了过去十年的份。

????他凝视着那个方向,手下意识的握紧,然后松开,他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唉,少年易老学难成,一寸光阴不可轻……我自认我从不虚度哪怕一寸光阴,但现在,却感觉自己虚度了整个人生啊。”

????“可不是吗。”哪怕是本来就寡言少语的威烈,也轻弹了一下刚刚上好的弓弦,光头的宗师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半叹半笑,混杂着赞叹和自嘲道:“夜深忽梦少年事,可怜白发生……唉,我却连白发都没有,也就不回忆年少过去了!”

????两位宗师感慨着,心中却突然冒出一个猜想,李道然皱眉道:“说起来,苏小兄弟每次杀死魔将后,实力好像都会有所精进?难不成,他可以从杀死不死树从属这件事中,获得什么力量不成?”

????“很有可能——他自己也明言过,神木之间是‘竞争关系’。”

????沉吟一会,威烈面色严肃道:“或许,这就是昆仑建木那一方的密法,可以夺取其他神木眷属之力……这样也能解释为什么苏小兄弟会主动前来帮助我们,并且假如我们不主动给回报,他似乎都懒得要的样子。”

????“昆仑传承……真是厉害!”

????“昆仑秘法……真的很夸张!”

????“昆仑神树……令人敬畏!”
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